重慶市靜心家園心理谘詢有限責任公司!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聯係我們

內頁左側聯係我們

強迫症的精神分析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靜心動態 >> 常見問題

強迫症的精神分析

發布日期:2016-05-03 00:00 來源:http://www.myn2p.com 點擊:

強迫症的精神分析

 



    強迫症(OCD)屬於焦慮障礙的一種類型,是經典的神經症之一,是一組以強迫思維和強迫行為為主要臨床表現的神經症,其特點為有意識的強迫和反強迫並存,一些毫無意義、甚至違背自己意願的想法或衝動反反複複侵入患者的日常生活。患者雖體驗到這些想法或衝動是來源於自身,極力抵抗,但始終無法控製,二者強烈的衝突使其感到巨大的焦慮和痛苦,影響學習工作、人際交往甚至生活起居。

強迫症常見的臨床表現是“強迫思維”和“強迫疑慮、反複檢查”以及“怕髒、窮迫洗滌”。


    近年來統計數據提示強迫症的發病率正在不斷攀升,有研究顯示普通人群中強迫症的終身患病率為1%~2%,約2/3的患者在25歲前發病。強迫症因其起病早、病程遷延等特點,常對患者社會功能和生活質量造成極大影響,世界衛生組織(WHO)所做的全球疾病調查中發現,強迫症已成為15~44歲中青年人群中造成疾病負擔重的20種疾病之一。

另外患者常出於種種考慮在起病之初未及時就醫,一些怕髒、反複洗手的患者可能要在症狀嚴重到無法正常生活後才來就診,起病與初次就診間可能相隔十年之久,無形中增加了治療的難度,因此我們應當提高對強迫症的重視,早發現早治療。


    強迫症,在得病之初,往往會有一些心理誘發因素,比如,學習壓力大,受到批判和委屈等,患者會存在一些現實原因所導致的內心痛苦。如果隻有這些現實原因,往往不構成強迫症的發病,多也隻能是急性應激障礙,或者演變成創傷後應激障礙。遇到誘發因素,導致強迫症,往往還跟得病前的個性因素有關,比如,內向,固執刻板,追求完美,缺乏安全感,猶豫不決,缺乏自信和自尊,消極思維,缺少積極主動的行為應對,不善交往,缺少朋友和社會支持,等。這些個性特點,跟早年生活經曆有關,特別是幼年創傷,缺乏母愛和社會支持。強迫症患者,往往會采取壓抑、隔離和轉移、理智化(包括合理化)等防禦機製,躲避壓抑其痛苦情緒。強迫症病人內心,充滿理想與希望,同時卻缺少真正的樂趣,也缺少自信心,低自尊,不敢相信自己是可愛的,缺少對他人的基本信任。


    思維聯想,就像是一列火車。如果這列火車一直得不到檢修,就會出問題;如果每跑一千公裏,檢修一次,就比較合適;如果每跑一公裏就停下來檢修一次,這會使火車無法正常運行。強迫症病人的思維,就像是列車,每運行一小段,就要進行強製檢查,結果就會導致思維聯想無法自然順暢地進行,出現強迫思維。


    人活著,總是要受很多苦的。強迫症病人,麵對自身的人生痛苦,往往采取排斥的態度,總是會說“不,我不要痛苦!”並想盡各種方法來逃避痛苦,比如,當恐懼感染疾病的時候,內心不安,就去反複洗手,以換得暫時的內心平安,短暫地緩解痛苦,而不去真正麵對“人生本來就會得病、終會死去”的人生現實。

    強迫症患者,經常會把“幻想”當現實,把低概率事件當作是高概率事件,把或然發生的事情當作是必然要發生的事情。比如,入室搶劫的事件,在現實生活中時有發生,這是概率而非必然。過馬路,有可能會被汽車撞死,我們在過馬路的時候,要多一些注意和小心,但是,不能因此而這輩子不出行。遊泳,有被淹死的危險,我們不能杜絕遊泳。活著,就有得癌症的概率,我們不能因此而不活著;生命的盡頭是死亡,我們不能因此而不出生。


    強迫症患者的“強迫行為”,往往是用盡各種方法,防範低概率的“萬一”可能出現的危險,比如,萬一門沒有鎖好,會有歹徒闖入,後果不堪設想。“歹徒入室搶劫”,這是低概率事件,而且,是來訪者頭腦中幻想出來的事情。患者在某種程度上,具有現實檢驗能力的局部下降,會把幻想當成現實,把可能要發生的事情,當作是必然要發生的事情。病人這些特點,往往跟其幼年的心理創傷有關。


   潛意識中有情感和需要,存留了針對外界事件的內心反應模式,卻沒有時間和空間。所以,潛意識,雖然服從因果律,但不是“前因後果”,而是過去和現在“共時性”地同時存在於當前的潛意識之中。早年發生的外部事件所造成的心理創傷,是個體對當前事物進行反應的內心依據,正在參與著他現在的情感和行為。


    強迫症患者,缺乏自信,怕自己出錯,認為上次強迫檢查的結果不可信,所以,就會重複強迫檢查。強迫症患者內心具有弱小感,其所采取的應對方法是“增強控製,強迫檢查”,“強迫思維,用思維代替行動”,或者,“幹脆不行動,以防出差錯”。如何提高自信?積極行動!以行動提高能力,以能力提高自信。


    對待各種危險(包括疾病、外傷、被傷害、死亡等)和各種痛苦的態度,反映了個體對待生活、生存和生命的根本態度。不能因為有痛苦和危險,就不出生,不生活。所以,在危險和痛苦客觀存在的情況下,每個人都要去承受和擔當這一切。而強迫症病人卻拒絕接受這個“客觀現實”,總是否認、排斥和逃避現實。


    強迫症病人為什麽沒有勇氣去麵對自己的人生痛苦呢?因為,他們在生活中,往往是“孤軍奮戰”,缺少社會支持,缺少理解和關愛,特別是在他們幼年的時候,往往具有母愛的缺失,經曆過很多心靈痛苦,導致他們內心的弱小感,無力感,不確定感,不安全感。所以,他們就會極盡全力、嚐試各種方法擺脫痛苦。


    家長帶著“強迫症”、“焦慮症”或“抑鬱症”的孩子前來看病,家長總是搶在孩子前麵著急地跟醫生報告病史:“孩子讀高三,原來成績非常優秀……”我一聽這樣的報告方式,就會為孩子感到難過,為家長感到可悲。難道,在家長眼裏,隻有孩子的“成績優異”嗎?除了關注孩子的學習成績,家長的愛去哪裏了?


    強迫症病人,排斥現實痛苦的同時,傾向於采用“幻想式滿足”的方式,麻醉自己,緩解內心痛苦。強迫症患者,內心深深眷顧懷念著很多美好的幻想或生活經曆,包括幻想的或曾經的輝煌,經常會閉上眼睛,心裏懷想著:“如果有一天,我做到了十分完美,絕對完美,我的生活該多麽幸福呀!”睜開眼,更加痛苦。強迫症患者,對於美好現實的幻想和未來的憧憬,具有強烈地執著心,幾乎達到了偏執、脫離現實的程度。他們會說:“我這個人就是追求完美”。其實,他們的所謂“追求完美”,準確地講,應該是“強求完美”,即,我的美好願望,必須、立刻實現;如果實現不了,我就痛苦,我不能接受現實(不完美)!


    強迫症患者總喜歡這樣說:“我原來曾經學習成績優異,都是因為強迫症,我的高考失敗了。據說強迫症是心理上的癌症。很多年,我看了很多醫生,都沒有治愈。我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看醫生上了,再也沒有去讀書,更沒有去找工作。我的人生都讓強迫症給毀了。如果沒有強迫症,我會是多麽的完美和優秀啊。”


    強迫症患者初是不切實際地要“強求完美”、“回避痛苦”,後來就出現了強迫症狀,伴著著焦慮等痛苦。強迫症患者又把“強迫症狀及伴隨痛苦”當作“異物”去排斥,一心想著要戰勝強迫症狀。隻顧願望,不看效果,終陷入了惡性循環,陷入無力自拔的泥潭。就像一個人掉進沼澤裏,越掙紮,陷進去的越快。


    人,試著跟自身的痛苦在一起,這是需要勇氣的。好多人,以為“跟痛苦在一起”會讓自己變得更痛苦。其實,如果有勇氣“跟痛苦在一起”的話,痛苦往往不是加重,而是悄然減輕,你甚至還可以以苦為樂,苦中作樂。無論抑鬱或者是焦慮,如果你有勇氣跟它們呆在一起,靜觀其變,然後自然就會“物極必反”了。


     強迫症患者會說:“由於我患有強迫症,所以,我就無法看書了。據說強迫症是心理上的癌症。總也無法治愈,結果總是在看病,一直都沒有看書。等我把強迫症徹底治愈了,我就可以重新開始看書了,那時候,我的注意力非常集中,學習效率高極了,看一天書就能頂一千天。我就能把所有失去的時間都補回來。”“先治療強迫症,等強迫症徹底痊愈之後,我再去看書學習。”這是強迫症患者經常采用的思維和行為方式,即,把看病和看書,割裂開來,當作是“非此即彼”、“非白即黑”的對立的兩件事。結果,這樣的思維和應對方式,導致病人無法走出強迫症的泥潭。隻有願望是不夠的,關鍵要有現實有效的行動。行動所取得的效果比願望和幻想更重要!


   我經常會跟強迫症患者探討:“你當初是為了讀書、參加高考。後來,你患上強迫症,你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用來跑醫院、看醫生了。你迫切想要治愈強迫症,然後你去看書、參加高考。可是,你休學後的這些年,你每周拿半天時間看醫生,其它時間你是否去看書學習了?你看多少次醫生,能抵得上看一頁書?”

正確做法是:邊看病,邊看書;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有的中學生認為:談戀愛與學習是對立的,談戀愛就耽誤學習,所以,克製自己忘掉自己所喜歡的異性,強製自己去背單詞。結果是“單詞記不住,異性忘不了。”讓自己喝一杯“忘情水”,服一片“三A忘不了”,終導致了強迫症等神經症。有的中學生會這樣做:邊戀愛,邊看書;戀愛學習兩不誤,互相促進。


    對於“完美和理想化”的幻想,強迫症患者往往會要求自己“必須、立刻達到完美”,其實,往往會欲速不達。飛機是可以飛上藍天的,但是,飛機起飛的時候,是需要有一段長距離的跑道的。如果沒有這段跑道,飛機是難以起飛的。垂直起飛的難度,是非常高的,要求引擎的推力簡直要像火箭發射。如果強迫症病人能夠帶著症狀去生活,堅持現實有效的積極行為,而不是停留在幻想之中、無休止地讓自己去做強迫行為,能夠接受現實的不完美,能夠接受挫敗,能夠堅持“十年磨一劍”的話,強迫症也會逐漸痊愈的。


    你想成為心理健康的人嗎?好,從現在開始,你就要學著像健康人那樣去生活。


   很多的強迫症病人,自身並不主動前來尋求心理治療。心理治療,首要條件是:來訪者要有求助動機。如果你已經告訴他如何找到心理治療與谘詢的資源了,剩下就是尊重他的個人決定了。來訪者具有自主決定權,決定是否接受心理治療,或者,決定是否結束心理治療。如果他暫時決定不接受心理治療,這個決定也是值得尊重的。


   我們會建議強迫症患者去看心理治療師,接受心理治療。在心理治療師的指導下,嚐試著跟別人溝通與交流,建立愛與信任的人際關係;獲得關愛和自尊,逐漸放下那些“強求完美”;接納現實痛苦的同時,積極行動,從事有建設意義的活動;承受痛苦的同時,創造內生的快樂。


相關標簽:亚游登录器機構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