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靜心家園心理谘詢有限責任公司!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聯係我們

內頁左側聯係我們

關於心理谘詢你必須知道的一些事實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靜心動態 >> 心理谘詢知識

關於心理谘詢你必須知道的一些事實

發布日期:2017-05-08 10:08 來源:http://www.myn2p.com 點擊:

Part 1:起步與質疑


Q1:心理谘詢需要多久?


以心理動力學的觀點來看,通常10-20次為短程,一般是每周1次。40-50次以上為長程,每周1-2次。如果是經典的精神分析,躺椅設置,則是每周4-5次的高頻安排。


Q2:谘詢為什麽需要這麽久?


俗話說“一口吃不成胖子”。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心理谘詢本身就是件慢工出細活兒的事。來訪者成長經曆中的最重要人物花了那樣多的時間和精力終於把他們“培養”進了谘詢室,一個陌生的谘詢師又何以有能力在瞬間變出顛覆來訪者情感體驗的戲法呢?巫師說不定有可能。


走得太急,總會錯過風景。如果來訪者在谘詢裏強調速度,也許反映的是尚未做好深入自己內心世界的準備。如果谘詢師同樣“趕時間”,缺乏從容,很可能說明其自身修為還沒有到位。


Q3:決定權都在谘詢師手上了嗎?


谘詢工作如何開展不僅取決於谘詢師的評估,更要視來訪者的情況以及雙方的共同商定。


比如我個人做的是純粹的動力學取向工作,涉及對內心世界細致且深入的探索,就谘詢時限而言會比較認同開放式,即開始不確定結束時間,而是根據來訪者的谘詢進程來靈活處理,不過最短時長也很少低於半年。


Q4:谘詢師在跟來訪者確定谘詢計劃時已經帶有強烈的暗示?


“暗示”和“催眠”很有點心理層麵的關聯。現代的催眠治療往往傾向給來訪者灌輸一些所謂的“正能量”,而來訪者的痛苦卻常常並不是需要壓抑和隔離,因為隻有感受被看見,療愈才成為可能,這也是我個人選擇在催眠治療基礎上發展出來的精神分析作為理論取向的原因之一。


稍微深入一點講,如果來訪者懷疑谘詢師帶有暗示性,潛台詞即是“恐怕自己會被牽著鼻子走”。這時也許正好彰顯了潛意識裏與谘詢師的權利爭奪戰。其實,“移情”遠比我們想象中來得更加快和早,隻視乎來訪者是否願意給這些感受一個被探討的機會。




Part 2:時間與費用


Q5:谘詢時間可以靈活安排嗎?


“穩定”的工作框架有助於維護谘訪雙方的利益。心理谘詢不是一個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遊戲,它是凝聚了谘詢師和來訪者共同信念和精力的工作。


從谘詢師的角度講,第一,使其他來訪者的預約時間和自己的工作安排得到保護。第二,保證谘詢師的私人時間不受打擾。從來訪者的角度看,第一,得以感受“不管發生什麽,隻要在那個時間,那個地點,總會有一個人不離不棄地等著我。”第二,學習在沒有谘詢師陪伴的時間裏發展出獨立麵對問題的能力。


Q6:來訪者遲到為什麽不延時?


來訪者遲到的現象很常見,大部分不太了解心理谘詢的人都不免覺得這個時間理應順延,反正谘詢師看起來那麽“閑”,再說自己也花了那麽“多”錢。


有時候,當一位來訪者在50分鍾的谘詢裏遲到了半個鍾頭,最後卻被告知隻剩20分鍾的無延時交談就容易變得對谘詢師很憤怒。但當時間和精力被租用的谘詢師一個人眼巴巴地等著自己宣稱“堵在路上”的來訪者並思考關於這位來訪者的情況時,是無法把該段時間另作他用的。而心理谘詢是一項極其耗費心神的工作,為了保證自己的工作質量,專業的谘詢師通常隻會規律穩定地接待一定數量的來訪者。就我個人而言,一天4個谘詢就是上限了。這樣一來,某一位來訪者的臨時變更或無說明缺席就會對谘詢師的工作產生較大幹擾。


即便我們不立即對來訪者的“遲到”做出“阻抗”的野蠻分析,但需要說明的是谘詢師並沒有義務為來訪者自己浪費的谘詢時間來買單。學會對自己負責,是成長的第一步。


至於谘詢師的遲到,按照行規我們會把時間順延。如果來訪者覺得此類安排有失公平,這種憤怒的感受本身就是極好的谘詢探討素材。而作為谘詢師也有必要思考自身反移情的見諸行動,不過那是另外一個話題了。


Q7:谘詢費太貴了!


心理和身體一樣,不關心的話就會生病,可人類的皮囊之軀總是有幸得到我們的更多眷顧。一個暴食的人,擁有一個空虛的胃,空虛的胃背後卻藏著一顆匱乏的心。


國內大部分情況下的谘詢費用如果按一次50分鍾來看的確有些不便宜,但谘詢的頻率安排也極其有限,除去高頻的經典精神分析,我們每個月的谘詢時間幾乎都隻是以個位小時數計算。既然來訪者來找谘詢師為的是在谘詢室外過得更好,也就是說,來訪者為看似短暫谘詢時間支付的谘詢費其實潛移默化地拉長並滲透到了日常生活的每分每秒中,是在為自己的整個人生買單。


心理谘詢絕不是一項立竿見影的投資,甚至對部分人群而言還是樁虧本買賣,但對於有意提高生活質量,追求內心安寧富足的人來說卻也可以稱得上是一項價值連城的潛力股消費了。


Q8:谘詢費可以優惠嗎?


心理谘詢是谘詢師謀生的手段(尤其在獨立執業的情況下),習慣性犧牲自身經濟利益的谘詢師不可能是專業的谘詢師。


看上去“輕鬆賺得”的一次谘詢費用囊括的絕不僅僅是形式上的傾聽和諸如澄清、麵質及解釋等直白可見的谘詢技術運用,它的背後還包括了谘詢師在專業提升上所花費的大量時間、金錢和精力,主要包括培訓、個人體驗及督導。部分谘詢師還很重視非心理領域文化的拓展及生活中的“修行”,因為職業素養和人文精神絕不僅僅是通過老師來教授的。另外,谘詢師的實際報酬需要扣除谘詢平台和谘詢機構的分成及場地費用。在谘詢結束之後,谘詢師還會繼續為個案進行谘詢記錄及督導。即便對於那些不自覺就浮現在腦海裏的來訪者,我們的專業思索依然樂此不疲。所以,對於一位真正用心對待心理谘詢工作的谘詢師而言,完全有道理甚至可以說有責任維護自己在這份傾注心血的工作上獲得應有報酬。


假如谘詢師夠專業,不會忽視來訪者的人格主體平等性從而坐地起價,不會把自身需求放在來訪者利益之前推銷“包月”、“辦卡”。當然,也不會一味隨意降低谘費照顧來訪者而無視自身的利益。後者用一個專業名詞來形容,叫做“病理性利他”。我們很難想象,一個照顧不好自己的人如何給予他人幫助。




Part 3:性別與身份


Q9:谘詢師的性別重要嗎?


半開玩笑地說,一位真正優秀的谘詢師其實是“不男不女”的。


或許我們不少人傾向根據性別來賦予谘詢師不同的特質,諸如將“細膩,敏感”的詞匯安放到女谘詢師身上,其實這些特質同樣得以在男谘詢師身上彰顯。因為心理谘詢師的第一身份是一個人,而非冠以性別區分的男人或女人。


一位專業的谘詢師將身兼好父母的雙重角色,既給予溫暖的照顧,又提供有力的支撐。正應了科胡特那句“不含誘惑的深情,不含敵意的堅決”。


Q10:谘詢師看起來太年輕,靠得住嗎?


心理谘詢師靠的是專業本事與人格魅力與來訪者一同工作,這和生理年齡是兩碼事。


首先,年紀不代表閱曆,因為每個人的經曆都不同。其次,即便生活閱曆豐富,同樣代替不了工作中積累的谘詢經驗。最重要的在於,一個人的人格健康水平和心智成熟度與年齡不成正比,否則要麽人人“老來成醫”,要麽一切心理問題都被“時間大師”治愈。


況且“年輕”是個相對值,在心理谘詢這個“退休無下限”的行當中,我目前作為一名奔四的谘詢師,依然覺得自己挺年輕的。


相關標簽:亚游登录器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