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靜心家園心理谘詢有限責任公司!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聯係我們

內頁左側聯係我們

什麽推動傳播侮辱性的“剩女”話題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靜心動態 >> 心理谘詢知識

什麽推動傳播侮辱性的“剩女”話題

發布日期:2018-09-02 23:00 來源:http://www.myn2p.com 點擊:

也許隻能說在東亞,女性在長達三千多年的男強女弱的文化統治下,“以弱為美”已經深深內化到她們的心靈,這也可以理解為何“剩女”這一絕對侮辱性質的詞語,在中國的接受度為何如此之高。

 

2007年8月,中國教育部將此詞公布成為171個新造漢語,從官方承認了此詞的合法與合理性,將年過27歲還沒結婚的女性,打到了“剩女”的恥辱柱上,因詞生義,剩女就是剩下的,嫁不出去的。很顯然,嫁不出去是此地方女性身上最大的“紅字”。


在這種恐慌症的影響下,許多女性慌慌張張在27歲以前把自己嫁了出去,而許多父母甚至如此威逼女兒“你就算結了馬上離,你也得給我結一次”。“剩女”已經事關榮辱麵子,事關家庭門楣,可見“剩女恐慌症”,已經在普通人的心中讓人驚恐到了什麽樣的地步。

 

  三、婚姻市場的反智邏輯

 

貶低“剩女”是“剩女恐慌症”的最典型特征之一,從前被剩下的未婚大齡女性是因為條件太差,而現在則是因為條件太好。麵對一大批擁有高學曆、高收入和出眾的長相的女性被剩下這個現實,主流輿論是這麽認為的,因為“她們太挑剔”,將嫁不出去的責任歸結為女性自身的問題,這更加劇了“剩女恐慌症”的自我愧疚模式——我嫁不出去是我的錯,我嫁不出去是我最大恥辱。


很多高學曆和高收入女生,自認為她們的高學曆和高收入,成為嫁不出去的最大阻礙,所以相親市場上,女博士們被授意將學曆降低,精英女性在聊天中刻意裝白癡做小伏低,而更多以“過來人”自居的女性前輩則教育你,如果你學不會向男性裝傻示弱,你就無法在婚姻市場上有所斬獲,也就是說中國的婚姻市場,通常行著一種反智的邏輯,這種隻針對女性的“知識越多越反動”的規則,會導致什麽樣的結果呢?

 

那就是女性對於知識,對於學曆,對於事業的要求被自覺地調低,這種反智傾向在今日中國的流行,映照著悚然心驚的現實,那就是在社會規範裏,女性最大的作用仍然是她們的生育價值。她們的智慧不被承認和尊重,而僅僅限定在相夫教子這惟一的幸福模式。

 

而中國的男性們的婚戀觀同樣如此,這樣一個科技發達的現代社會,中國男人的婚戀觀,和他們的趕馬車的爺爺,並沒有什麽區別,他們喜愛“處女”、“不要太高文憑”,他們無法欣賞比他們優秀的女性,反而對這些女性有一種巨大的恐慌。

 

因為在中國人的觀念裏,這樣的女人會讓男人“管不住”——你看,在婚姻狀態裏,中國的女性原來是需要中國的男性管的,中國的女性是不允許比男性優秀的,因為一優秀,社會就會給你打上恥辱的烙印,你看,你都嫁不出去。

 

毫無疑問,中國的女性的進步是越來越快,後工業時代,男女的智力差別幾無分別,好在聰明的中國男人們,把愚昧的婚戀文化,做成了第二副架在中國女人脖子上的鎖鏈,“女博士是恐龍”、“考了研究生難找男朋友”、“女人太強沒人要”……許多本應有所成的女性,自覺地止步於家庭,而給男性讓出道路。

 

而婚戀模式裏“男人一定強於女性”的思維定勢,又讓優秀的女性在擇偶時範圍狹小。更可怕的是,女性也不知道如何欣賞男性,在無奈地選擇比自己經濟情況差的男性後會,女性也很難獲得幸福感。這雙重的矛盾下,讓受過高等教育有良好收入和職務的女性們,和無法進入財富階層的男性都成為婚姻的犧牲品。

 

四、婚戀文明有待提高

 

可以說,“剩女恐慌症”的罪禍禍首,是中國現階斷盛行的保守的來自中世紀的婚姻文化,當然還有無意保護女性的法律。而奇怪的是,主流的意誌並沒有著意想去提高婚戀文化中的文明程度,改善男女兩性對於婚姻的認識,加強法律的健全,反而在“剩女恐慌症”上推波助瀾。

 

一個主流婚戀網站可以堂爾皇之,公開在電視上播做廣告,內容是老人以死相逼,來逼女孩去相親。而時下最受歡迎的CCTV記錄片《舌尖上的中國》,則深情地描述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為了嫁一個好老公,寧願放棄上好的大學與工作,而去一個偏僻的地方陪著老公守倉庫,成功地為她的男人生了兩個兒子,因為“嫁個好老公才是女人最幸福的事”。

 

時代進步,中國人的婚戀問題卻陷入死結,男女兩性在婚戀問題上各說各話,男人指責女人“拜金”,女人指責男性“好色、劈腿、無能、不負責任”,這比“階級鬥爭”更激烈的“男女戰爭”,在“剩女恐慌症”中愈演愈烈,社會價值的失衡與道德體係的崩潰,讓這種敵意越來越嚴重。

 

而洪理達(LetaHong Fincher)在她這本名叫《剩女:中國性別不平等死灰複燃》(Leftover Women:The Resurgence of Gender Inequality in China)中就非常犀利將地“剩女”的盛行,歸之為主流意誌的不作為以及別有深意。

 

因為隻要一天“剩女恐慌症”存在,就可以掩蓋另外一些更尖銳的不可解決的矛盾。中國當前的男女性比例是118:100,而這個比率因為一胎政策而越拉越大,“剩女恐慌症”成功地將更嚴峻“剩男恐慌”掩飾了過去。

 

而推動傳播侮辱性的“剩女”話題,也成功將25歲以上的未婚女性自信打壓殆盡,對性別平等造成了負麵影響。近十年來以來,女性的就業率和收入狀況,在整個比例上都比八十年代要低,所謂的女性進步又體現在何處呢?

 

“剩女恐慌症”為何在中國如此盛行?有著複雜的文化背景和時代背景,也許洪理達的書不是全部。

 

而要解決這個問題的最佳方案是什麽?我看不到,也許最無奈的方式是時間。

 

 

社會付出更慘痛的代價

 

我友前幾天替孩子報讀小區附近的普通小學,她赫然發現,一個二十幾個人的一年級班上,隻有五個女生……男多女少,成為越來越明顯的一個社會問題,人們不但用“腳”投票,也用“性別投票”。隻是上一代的人精明地用性別投了票,卻造就了下一代社會的失衡。以至於生了女孩的朋友,都在驕傲地說,唉呀將來我家女兒可有得挑了。而生了男生的家長,則不免開始深深憂慮,將來我們的男孩子怎麽辦?

 

二十年後,“剩女恐慌症”可能真的會成為一個過去的笑話,這一代的女性被時代和婚姻市場的愚昧耽誤了終身,而下一代的男性則將為上一代人男性至尊主義打上一輩子光棍……男女兩性,原本就共生共存,福禍相依,千百年來的事實證明,任何對於某種族群的不公平和歧視,都將在將來的某一天結成某種因緣,讓那施於不公平和歧視的那一方,付出更慘痛的代價。

相關標簽:亚游登录器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